洋洋乃我心头至宝

魔道祖师阅歌体 18

魔道祖师阅歌体,看小视频,幼儿园文笔,勿喷

cp:忘羡  温启  曦澄  晓薛  聂瑶  追凌  桑仪  岚宁

时间线:所有cp已在一起,甜蜜蜜

“听歌,草木。”

{是谁执念成狂

是谁心入魔障

是谁至死不休将爱埋葬

孤零零义庄棺木旁

是谁轻柔擦拭着他脸庞

是谁曾跌跌撞撞

慌乱难掩寻求一只锁灵囊

是谁仰望

白雾消散后风清月朗}

[阿洋,别等晓星尘了,来我这里,我这里好多糖]

薛洋没想到这段歌词竟然基本上把那八年的生活简说了,紧皱了一下眉,但又在晓星尘看过来时,将眉头放下了,朝晓星尘笑了一下,笑的极其灿烂。

{月落乌啼踏血归来面含霜

一步一杀旧恨续命偿

唇角嗤笑且张扬

万恶动情却不自知的悲凉

霜华悲鸣响}

[洋洋,来我这里吃糖]

[血洗不夜天的魏无羡,我不恨

   为了魏无羡而与个长辈拼命的蓝忘机,我不恨

   乱找人抽鞭子的江澄,我不恨

   我只恨那罪行不大,却让一个七岁孩子断指,毁了他所有善良温暖的常慈安]

{锁灵魂哀伤

胆怯求饶的目光

燃烧无尽疯狂

凌迟发泄恨怒满腔}

[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 “……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 “你是怎么死的”

     “……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 “你还记得什么?”

     “晓星尘”]

[尔乃何人,何方人士,因何而死,为谁而杀]

{你所挚爱世人

便如此凌弱恃强

哀求你插手这恩怨一桩

又哀求你放手恩义两忘

一事无成一败涂地

终贻笑大方

捧一颗赤子心来这世上

却换得惨烈一场}

[小女子不才,竟未及时在常慈安招手时,一刀斩杀]

{笑他宏愿空想

笑他心眼两盲

笑他咎由自取无处可藏

然而谁悄悄红了眼眶

是谁对他渐渐没了心防

是谁眸中划过剑光

又是谁茫然慌乱无章

是谁疯狂

小声叫着名字在心上}

[我要发个开心的

外面下着暴雨

薛洋:“小瞎子,伞给你,你打着,别感冒了”

阿箐:“那你呢?”

薛洋:“我坐车”

阿箐……]

[可以,这很薛洋[破涕为笑]]

[阿箐:“我丑话说前头”

   薛洋:“嗯,我帅我后说”]

[这很薛洋[破涕为笑][破涕为笑]]

[一直看评论,都在哭,看到这里,瞬间笑倒]

{当时清风抚柳明月过西窗

阶前檐下草木凝微霜

是谁笑将糖轻放

忍俊不禁只为无名少年郎

是谁沉思起却不知所想

情愫在角落滋长

沦陷进这一场

海市蜃楼甜蜜假象}

[可,偏偏,那位无名少年郎,是薛洋……]

{就像是寒冷冬夜

突然拥抱太阳

又像跋涉时找到方向

或者是

撕裂黑暗一束光芒

只因不曾拥有

所以才紧紧不放

只为这一抹微光半生流放

徒然续梦只是假装}

[晓星尘……是他薛洋……此生的光……]

[从未有人教过他薛洋如何去爱……]

{为谁醉饮千觞

为谁困守荒凉

为谁举手投足学他模样

为谁把小小饴糖珍藏

为谁独坐长夜破晓天光

为谁寻求百计千方

为谁贴身不离锁灵囊

为谁疯狂

不顾一切嘶吼着去抢}

[为……晓、星、尘]

{苟延残喘执念不放

断手紧攥着破碎饴糖

血雾茫茫

声嘶力竭濒死狂妄

是否听见斯人低吟浅唱

笑容温暖唤阿洋

血海深仇全化作点点星光

皆是痴想}

[薛洋:我家道长敢杀走尸!

   魏无羡:蓝湛也敢!

   薛洋:我家道长敢吃我做的饭!

   魏无羡:蓝湛也敢!

   薛洋:我家道长敢不要我!你家含光君敢吗?

   魏无羡:……不敢。]

[我喜欢那个眼盲的,但打不过吃糖的

   我喜欢那个吃糖的,那个眼盲的可能会把那个吃糖的拱手相让……]

“阿洋,我敢要你,我也不会将你拱手相让不要有那种思想,知道吗?”晓星尘认真的对薛洋说,“嗯,我知道!”薛洋看向晓星尘说道

{哪怕生死相伤

哪怕爱恨成殇

哪怕求而不得难以名状

哪怕无心草木石成像

也能露水化泪默然情长

人生而固执倔强

偏执着等一个人轻扣心房

惟愿来生

命运许诺你喜乐安康}

[阿洋,愿你来生,命运许诺你喜乐安康]

[楼上的,你忘啦,阿洋……没来生了……]

[上面一口玻璃渣渣]

[阿箐:如何行容一个人丑?

   晓星尘:奇丑无比

   薛洋:有点像你

   最后阿箐拿一根竹竿追杀了薛洋整条街。]

晓星尘看到最后一条评论时,笑着说:“这的确很像阿洋啊。”





@晚吟的小猫 草木请接受!

评论(12)

热度(138)